有“师道尊严”才能尊师重教


近日,一位海归“青椒”(大学青年教师的别称)困惑不已,她对学生的毕业论文要求严格,却遭来学生在网络上的“差评”,这对她的学术工作乃至研究生招生都带来了不少麻烦。国内师生相处模式似乎与她的国外求学时的经历完全不同,“三观颠覆了一次又一次”,为此她非常痛苦。她不明白,应该怎样成为一个好老师。最后,她发出了一句无奈的感慨:“老师现在成了弱势群体。”(相关报道见11月28日《中国青年报》)

随着互联网的影响力不断增大,曾经封闭在象牙塔里的纷争很容易经由网络的放大而成为吸引眼球的公共事件,在这种背景下,高校师生关系也变得更加复杂——面对越来越“不安分”的学生,高校教师若一味迎合学生,便无法保障教学质量;但若对学生严格要求,网络评论压力又潮水般涌来。在汹涌的“民意”面前,老师们往往没有办法“自证清白”,仿佛真的成了尴尬无奈的“弱势群体”。

那么,究竟是什么导致了老师们的这种无奈呢?

《大学》开篇第一句便是:“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然而,宁静的校园却难以避免受到社会某些不良习气的沾染。北京林业大学教授铁铮从事一线教学多年,他曾经提到校园里存在的一些不良现象:“走在校园里,许多学生从来不和老师打招呼,即便是在教室里遇到也很难看到他向老师点点头、笑一笑。至于课堂纪律更是难以恭维。有人迟到了不但不面带愧色,还会大摇大摆地在讲台前走过……”事实上,的确有些学生,刚刚来到大学校园,就听信“上大学就不用再努力了”、“不挂科的大学生活是不完整的”、“选修课必逃,必修课选逃”等偏激言论,给自己的大学生活一开始就蒙上了阴影,也为师生关系的畸形发展埋下了隐患。

其次,网络口碑对一名老师的影响很大,但却没有相应的评价标准与体系。全面评价一名老师,本是专业性和严肃性很强的一件事,但在网络上,却常常显得相当随意。在很多校园网站上,对老师的评价主要集中于选课是否好过、是否“为难”研究生,甚至是否会经常点到、是否会容许学生请假等。在课堂上,一旦老师对学生认真了、严厉了,网络的“好评率”就会迅速下降,而这种“差评”还会在一届又一届学生中口口相传,这对于老师的学术工作和研究生招生影响不小。

《礼记·学记》中写道:“师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民知敬学。”意思是教师受到尊敬,然后真理才会受到尊重;真理受到尊重,然后民众才懂得敬重学业。从这个角度来看,师道尊严永远也不会、也不该过时。老师成为了“弱势群体”,这不仅是老师的不幸,更是全社会的尴尬。虽说时代在变,教育的对象在变,教育环境也在变,但教师职业操守却从未改变——切实承担教育者的社会责任,满怀对学生的真心关爱,是党和人民对广大教师的基本要求。教师是一种特殊的职业,教师身上背负着重大的责任,教师对学生的负责,其实也是对国家和民族负责,所以,在重大原则问题上,还是让我们的老师们“强势”起来才好。


□文/本社评论员 线教平